Clients and Solutions

新闻排行

故意毁坏财物罪起刑点为几年

2019-10-10 00:24

  对于《刑法》中的各种犯罪的起刑点都有明文规定,而起刑点就是判刑的最低限度,不同的刑事犯罪当然起刑点也有可能不同。故意毁坏财物罪起刑点为几年?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对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处罚分一下两个幅度:犯本罪情节一般的,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判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故意毁坏财物罪,是指故意毁灭或者损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

  顾名思义,首先从主观方面上看,要有故意的心理,即怀着“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就是不让你享受”等恶意的心态来破坏他人或者公共财物的心态,案例中,小明破环空调的心理是由于疏忽大意而未意识到会破坏财物的过失行为造成的,不属于故意破坏财物的行为。

  犯罪主体是一般主体,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即要想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要求行为人具有形事行为能力,一般来说是要年满16周岁,本罪中未满16周岁的不承担刑事责任。

  诉讼主体资格是要利害关系人,本案中,小明毁坏的是自家的财物,与邻居之间并不利害关系,邻居无权起诉。

  1、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的;构成本罪的,要数额较大才行,那么,多少的数额算是数额较大呢?刑法中对于数额较大并未作出明显的规定,各省根据实际情况的不同,对数额巨大的标准也不同,例如,福建省的“数额较大”一般为一万元以上不满五万元;“数额巨大”为五万元以上。

  2、毁坏公私财物三次以上的;没有达到犯罪数额的,破坏公司财物的次数三次以上的,成立累犯且屡教不改,主观情节恶劣,也构成故意毁坏财物嘴。

  3、纠集三人以上公然毁坏公私财物的;类似与“打架斗殴”和“聚众”罪,涉案的人数较多,对社会的影响较大,破坏财物多范围广,情节严重,可立案。

  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1、故意毁坏财物罪主观上必须是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同时,犯罪目的只是毁坏公私财物,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这也是本罪与其他侵犯财产罪的本质区别。、过失毁坏公私财物的,不构成本罪。

  2、行为人客观上实施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所采用的方式主要是毁灭和损坏。如果用放火、爆炸等危险方法毁坏公私财物,而且足以危及公共安全的,则应以放火罪、爆炸罪等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同时,故意毁坏公私财物必须达到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程度。如果情节轻微或者数额较小,不构成犯罪。“其他严重情节”,一般是指以下几种情况:毁灭重要财物或者物品,损失严重的;造成严重后果的;动机和手段特别恶劣的等。

  3、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侵犯对象是各种公私财物。但是破坏某些特定的公私财物,侵犯了其他客体,则不能以毁坏财物罪论处,例如,故意毁坏使用中的交通设备、交通工具、电力煤气易燃易爆设备,危害公共安全的,以危害公共安全罪中的有关犯罪论处;故意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破坏生产经营的,以破坏生产经营罪论处。

  故意毁坏财物罪犯罪数额怎么认定?刑法第275条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当前,在办理故意毁坏财物案件中,对于犯罪数额的认定存在多种观点,特别是当犯罪数额影响到罪与非罪、法定刑是否升格时,不正确的认定方式会对案件质量造成重大影响,甚至会导致错案的发生。司法实践中,犯罪数额的认定观点主要有以下三种,计算公式分别为:犯罪数额=恢复原状所需要的所有费用总和;犯罪数额=财物损失价格=恢复原状所需要的所有费用总和(恢复原状所需主要材料费×综合成新率+恢复原状所需辅料费+工时费等合理费用)-残值;犯罪数额=原值-残值。

  笔者同意第三种计算方式,故意毁坏财物罪中犯罪数额的认定应为被毁财物的原有价值与残余价值之差。

  第一种计算方式依据的是侵权责任法和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第19条规定:“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民法通则第117条规定:“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折价赔偿。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并应当赔偿损失。”

  这种观点认为,无论是刑事还是民事案件,都是权利救济的途径,两者的目的具有等同性。但笔者认为,此种计算方式在民事案件中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民事责任是一种填平式的责任,主要考量的是如何弥补受害人的损失,恢复原状是其承担责任的方式。当然,恢复原状的所有费用要计算在财产损失里,甚至有时要将部分间接损失计算在内。但此处讨论的是故意毁坏财物罪中犯罪数额的认定,需要从刑事意义确定其范畴。

  在犯罪过程中,犯罪数额更多地体现为一种结果,衡量造成多大的社会危害性;“恢复原状所需要的所有费用总和”则是一个民事侵权意义上的概念,即便体现在刑事诉讼程序中,也是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范畴,最多能作为认定悔罪态度的一个方面。所以,两者并非同等意义上的概念,不能简单地将恢复原状的所有费用作为认定犯罪数额的依据,当然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财物一经毁坏,损失大小即为客观事实,而“恢复原状所需要的所有费用总和”明显具有主观性、变动性的特征。所以,这种计算方式无法正确衡量犯罪数额,不能作为认定标准。

  第二种计算方式注意到了“恢复”与“毁坏”之间的区别,主要体现在考虑材料费的综合成新率与残值之差上,可以说已经倾向于从客观性的结果认定犯罪数额。不过,该方式仅适用于被损害财物被更换为新商品的情形,而且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其计算方式包了工时费、辅料费等为恢复原状所支付的合理费用,仍属于一种从恢复性角度判断的做法,未摆脱主观性、变动性的困扰。

  另外,实践中存在“恢复原状所需要的费用”可能大于财物本身价值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按照这一公式计算,显然不合理,也不利于犯罪嫌疑人。因此从这一角度看,该计算方式存在着非客观性的问题。特别是在涉及到罪与非罪、法定刑升降格时,不宜将这种计算方式作为办案依据,不能为了司法实践中操作的便利,而减损层面更高的刑法价值,使无罪的人受到追究或者使罪轻者处以重刑。

  第三种计算方式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观念上都没有争议。被毁坏的财物应分为有残值与无残值两种,在无残值的情况下,如何认定犯罪数额,在理论及实践中均无争议;在有残值的情况下,被毁坏财物的犯罪数额当然是原值减去残值。

  但这种认定方法并未被司法实践及司法规范文件所确认适用,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是,这种计算方式被认为难以操作:一是财物已经被损坏,原值难以认定;二是残值的认定,是否要考虑财物价值的整体性。其实这并非难点,从现行关于价格鉴定的相关规定看,原物是否存在并非能否进行鉴定的必要条件。

  对于残值的认定是否要考虑财物价值的整体性,笔者认为,既要关注被毁坏部分的直接价值减损,也要重视财物整体功能的下降或丧失。不过,这种认定方式可能会被认为不利于被害人财产权的保护,即往往存在恢复被害人的财产所需费用要高于犯罪数额的问题。但笔者认为,从司法实践的角度看,这类案件在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时,原告索要赔偿时所适用的是民事法律规定,并不以指控的犯罪数额为限,所以,不利于被害人财产保护的问题并不存在。

  第二百七十五条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1、行为对象:国家、单位或者他人所有的财物,包括动产与不动产,行为人是否占有该财物,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毁坏交通工具、交通设施、易燃易爆等设备,危害公共安全的,成立危害公共安全犯罪。

  2、行为内容:毁坏,包括从物理上变更或者消灭财物的形体,以及丧失或者减少财物的效用的一切行为。具体表现为:由于物理上、客观上的损害而导致财物的效用丧失或减少(使他人鱼池的鱼游失、将他人的戒指扔人海中);由于心理上、感情上的缘故而导致财物的效用丧失或者减少(如将粪便投人他人餐具,使他人不再使用餐具);包括财物本身的丧失以及被害人对财物占有的丧失(如将他人财物单纯予以隐藏)。

  第一,甲意图将乙的电视机抱到院子里摔坏,但刚将电视机抱起,电视机滑落在地被摔坏,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既遂。

  第二,甲意图将乙的电视机抱到院子里摔坏,刚出乙的家门,甲发现乙回家,赶紧将电视机抱到自己家单纯予以放置,时候案发的,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既遂。

  第三,甲意图将乙的电视机抱到院子里摔坏,刚出乙的家门,甲发现乙回家,挂牌论坛。赶紧将电视机抱到自己家,时候予以积极利用的,只成立侵占罪。

  故意毁坏财物罪,是指故意毁灭或者损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

  我国刑法第275条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 第33条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对于本罪立案标准的第一种情形,只要行为人造成公私财物损失达到五千元以上的,公安机关就应当立案侦查。

  对于本罪立案标准的第二种情形,只要行为人损坏公私财物次数达到三次以上,既使数额不满五千元,也可立案侦查。

  对于本罪立案标准的第三种情形,行为人纠集他人实施损坏公私财物,只要人数达到三人以上就可立案侦查。

  对于本罪立案标准的第四种情形“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这是一条兜底条款,意图达到法律涵盖范围的最大化”;其目的就是“在于严密法网,堵截法律漏洞”,以便于法官在没有明确法律依据的情况而又必须对相关案件作出裁判时能够有自有裁量的空间和可能。当然“兜底条款有其自由裁量的范围和权限”,不能任意自由裁量,更不能任意解释,否则就会严重损害法律的严肃性,也会成为某些司法腐败的潜在的借口和依据。

  (一)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

  (二)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犯罪目的不是非法获取财物而是将财物毁坏。这是侵犯财产罪中毁财型犯罪与其他贪利型犯罪的根本区别。犯罪动机各种各样,一般是出于个人报复或妒嫉等心理。除本法特别规定的失火、过失决水、过失爆炸以及过失破坏交通工具、交通设备、易燃易爆设备、广播电视、电信设施等犯罪需按有关条文追究刑事责任外,过失毁坏公私财物的,不构成犯罪,属于民事赔偿问题。

  (三)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 犯罪对象可以是各种形式的公私财物,包括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动产、不动产等等。但是,如果行为人所故意毁坏的是本法另有规定的某些特定财物,危害其他客体要件的,应按本法有关规定处理。例如,破坏交通工具、交通设备、易燃易爆设备、广播电视、电信设施等危害公共安全的,按本法分则第2章有关罪名论处。

  (四)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实施毁灭或者损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毁灭,是指用焚烧、摔砸等方法使物品全部丧失其价值或使用价值;损坏,是指使物品部分丧失其价值或使用价值。毁坏公私财物的方法,有多种多样。但是,如果行为人使用放火、决水、投毒、爆炸等危险方法破坏公私财物,危害公共安全的,应当以本法分则第2章危害公共安全罪中的有关犯罪论处。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行为,必须达到数额较大或有其他严重情节的才构成犯罪。所谓情节严重,是指毁坏重要物品损失严重的,毁坏手段特别恶劣的;毁坏急需物品引起严重后果的;动机卑鄙企图嫁祸于人的,等等。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情节较轻的,是一般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应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规定,处15日以下拘留或者警告,可以单处或者并处二百元以下罚款。同时按该条例第8条规定,责令行为人赔偿损失。

  (一)本罪与非罪的界限按照本条规定,故意非法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情节严重的,才构成犯罪。因此,是否数额较大或者情节严重,则是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所谓“情节严重”,一般是指毁灭或损坏重要物品,损失严重的;毁灭或损坏公私财物的手段特别恶劣的;出于嫁祸于人的动机等。

  (二)本罪与其他犯罪的界限本罪与破坏交通工具罪、破坏交通设备罪、破坏易燃易爆设备罪、破坏通讯设备罪等危害公共安全罪以及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犯罪中的破坏生产经营罪的区别在于:后者破坏的是特定的财产,侵犯的是其他独立客体,本法对其已单独规定有罪名,只应按本法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被告人以破坏性手段盗割通信电缆,其盗窃行为侵犯了数个法益,形成数个罪名之间的牵连和竞合关系,对其行为应当严格依照法律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对被告人行为所涉及的数个罪名进行比较分析后定罪处罚。

  一审: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延中刑初字第44号刑事判决书(2006年12月20日)

  二审: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陕刑一终字第134号刑事判决书(2007年9月11日)

  2005年11月初,雷阳、东东(二人在逃)及上诉人董某预谋盗窃通信电缆,同月4日,董某雇佣了卫红军、卫辽辽(二卫已判刑)实施犯罪。同月5日凌晨,董某伙同卫红军、卫辽辽窜至延安市北关林业局门前,由董某望风,卫红军、卫辽辽下到地下井中盗割延安市电信公司通信电缆4.46米。此时,公安人员及时赶到现场抓获了卫红军及卫辽辽,并在现场提取被割断的电缆3根,董某逃脱。该次盗割电缆行为造成430米电缆线日,陕西省延安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董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向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董某参与他人盗割公用电信设施,造成严重后果,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之规定,以被告人董某犯犯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董某伙同他人盗割地下通信电缆,未危及公共安全,原判认定董某盗割通信电缆的行为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定罪不当。上诉人董某伙同他人盗割通信电缆,系盗窃未遂,但其采取破坏性手段盗窃,造成经济损失数额巨大,其行为符合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构成,应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对其定罪处罚。鉴于董某系从犯,且认罪态度好,应对其从轻处罚。对于董某的上诉理由,经查,董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原判已在充分考虑其法定从轻情节的基础上对其予以减轻处罚,董某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但定罪不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二)款、第十二条(五)款之规定,判决:

  一、撤销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延中刑初字第44号刑事判决第三项,即对上诉人董某的刑事部分;

  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董某盗割通信电缆,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对被告人董某定罪处罚,二审经审理认为,一审法院审理案件时并未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破坏公用电信设施解释》)进行认定事实和定罪量刑,定性错误。现分析如下:

  1、行为人以破坏手段盗割通信电缆,目的是为了盗窃牟利,为了实施盗窃通信电缆,行为人必须将通信电缆割断,破坏电缆作为盗窃的手段,盗窃是破坏电缆的目的,两个行为构成刑法上的牵连关系。对于破坏电缆的行为,如果危害到公共安全,那么破坏电缆的行为就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将军令高手论坛,如果未危及公共安全,则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所以,行为人破坏盗割电缆行为可能触犯盗窃罪、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三个罪名。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属于特殊的故意毁坏财物,两者属于由于犯罪对象而形成的法条竞合犯,而此两罪同盗窃罪又构成刑法理论上的牵连犯。无论法条竞合犯还是牵连犯,除法律、司法解释有特别规定外,应从一重罪处理。对照《破坏公用电信设施解释》的第三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盗窃解释》)第十二条(五)款之规定,现有司法解释对此类情形亦规定为从一重罪处理,那么就存在行为人涉嫌的三个罪名的比较问题。

  2、对是否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的的分析,根据《破坏公用电信设施解释》的规定,要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必需要符合该解释第一条规定的五项条件,《解释》的第一条第五项为其他危害公共安全的情形,本案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第一、三、四、五项的规定,对于第二项,《解释》规定要求要造成二千户以上不满一万用户通信中断一小时以上,或者一万以上用户通信中断。经查,被盗割电缆系备用电缆,未承载用户,未造成用户通信障碍。故不能认定被告人董某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

  3、对是否构成盗窃罪的分析,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构成盗窃罪要求行为人盗取财物必须达到数额较大,本案中被告人董某实施盗割电缆未遂,盗窃目标又未达到巨大的标准。那么对被告人董某的行为不能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4、对是否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分析,被告人董某盗割通信电缆,虽未危害公共安全,亦未盗得数额较大财物,但造成数额巨大的经济损失,对其应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定罪处罚。

  2009年12月11日晚,被告人顾某与黄某、张某等人在海门市某音乐会所包厢内唱歌、喝酒。因陪酒的女服务员中途离开,老板去叫也没有叫回,其朋友都离开了,被告人顾某感到没面子,遂用酒杯、酒瓶、烟灰缸等物任意砸毁该包厢内的液晶电视机、点歌触摸屏及背景银镜等物。经鉴定,受损物品价值为人民币8834元。案发后,被告人顾某经他人与被害人倪某协调达成赔偿协议,已赔偿了经济损失人民币17000元。另查明,2007年5月9日,被告人顾某因犯聚众斗殴罪被启东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2008年3月3日因殴打他人,被启东市人民法院裁定收监执行,2009年7月16日刑满释放。

  海门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顾某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顾某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顾某归案后能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存在两种处理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顾某在公共场合任意损毁他人财物,而且具有发泄不良情绪、耍威风的流氓动机,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第二种意见认为,顾某虽然有任意损毁他人财物的行为,但是他是在包厢内实施该行为的,不会影响到公共秩序,其行为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故意毁坏财物罪,是指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

  寻衅滋事罪是从1979年刑法的流氓罪中分离出来的四个单独罪名之一。1997年刑法第293条将其规定为独立的犯罪行为和罪名,并列举了四类客观行为: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毁损、占有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由于寻衅滋事罪中包含着“任意毁损、占有公私财物”的行为方式,因此两罪之间在表现形式上存在着许多相似之处,尤其是在寻衅滋事行为中产生毁损公私财物的结果的情况下如何定性,不无疑问。

  从两罪侵犯的法益(犯罪客体)上来区分。犯罪的本质是侵害法益。两罪区分的关键是两罪各自侵害的法益,故意毁坏财物罪侵犯的法益是公私财产的使用权或所有权。而寻衅滋事罪侵犯的法益是公共秩序。

  英国《1986年公共秩序法案》中规定有暴动、暴力骚动、滋事等危害公共秩序的犯罪。其中的滋事罪与中国大陆的寻衅滋事罪类似,但没有它包容的范围广。该《法案》第三条第1款规定:一个人对他人使用或威胁使用非法武力达到能引起一个具备正常坚定性的人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的程度,这个人就构成滋事罪。在美国,滋事罪一般是指在公共场所互相斗殴而引起公众惊吓、害怕的行为。但是该罪的“暴力”不包括针对他人财产的情形,只包括针对他人人身的暴力。在英美法中,滋事罪的立法目的是保护旁观者,对于暴力所指向的对象,则由其他刑法规范予以保护。

  同理,我们认为,我国的寻衅滋事罪保护的法益是公共秩序,无论是在公共场所还是在私人场所,只要暴力(对人或对物)达到足以使一个正常坚定性的旁观者担心自己的安全时,是认定本罪的一个显著标志。行为达到使一个正常坚定性的人担心自己的安全的程度,是以假想的在案发现场看到或听到事件的无辜者的感受为标准的。

  可以认为,寻衅滋事罪保护的是社会公众的人身或财产的安全感。至于暴力行为所指向的对象,则由故意毁坏财物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等来保护。

  有人把是否具有“流氓动机”作为区分两罪的关键,但是即使被告人没有流氓动机,如果任意毁损财物行为扰乱了公共秩序,也应认定为寻衅滋事罪。

  在本案中,被告人顾某所实施的故意毁坏财物行为是在包厢内,而且包厢门是关着的,其对物暴力行为不可能引起或达到使一个正常坚定性的人担心自己的安全的程度,也没有影响公共秩序。因此,对被告人顾某只能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定罪处罚。

  1、主观方面的区别。故意毁坏财物罪,是指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寻衅滋事罪是指故意寻衅滋事,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或情节严重或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行为。故意毁坏财物罪主观故意的内容是非法毁损他人财物,使他人财物的价值贬损。而寻衅滋事罪主观上不是追求他人财物价值贬损的目的,而通常是蔑视法律、道德、耍威风、逞强斗狠、欺负弱小取乐。

  2、从行为产生的原因来看,故意毁坏财物罪往往都是事出有因。但寻衅滋事则刚好相反,往往事出无因。并且这里的“因”应该是客观实际存在的。在实践中很多寻衅滋事案件就是由于行为人自认为被害人在说自己的坏话或做了不利于自己的事情更有甚者只是纯粹看不惯别人,行为人往往不分青红皂白地找被害人的茬,随意编造理由,借题发挥,挑起事端。而这些所谓的理由往往都不合情理,被害人往往也不知道自己被行为人伤害的线、从犯罪行为侵犯的对象上看,寻衅滋事侵害的对象往往是不特定的。而故意毁坏财物罪侵害的特定人的物,往往由一定的恩怨所引发。

Technical Support

网站统计

香港挂牌| 刘伯温图库开奖l结果| 一码中特免费精准码| 香港马经系列全年图库|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j2| 赚钱而来主一肖一码| 最准六肖王白小姐| 跑狗图三中三全年资料| 现场报码开奘结果|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